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发客户端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大发客户端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8-14 06:07:07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很多科学问题看起来是荒唐的理论,比如太阳是不是从东方出来的,那还用说?但天文学家发现,不是太阳从东边出来,而是地球绕着太阳转。最先开始讲这个道理的哥白尼,书不让出版,临死时才敢发表,后面拥护哥白尼的物理学家伽利略要被监禁,布鲁诺被烧死,都是因为科学的真理看起来违背常识,就受到社会舆论的讨伐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据报道,针对此事,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人萨曼莎·扎格(Samantha Zager)则解释称,他们并非“故意”在这些平台上投放广告。扎格在发给《新闻周刊》的一份声明中表示:“我们没有以那些YouTube频道为目标。但根据YouTube的规定,全球的政治广告商只能根据用户的年龄、性别、邮政编码和帖子内容来投放广告。”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那么,中国政府在决策的时候,在讨论未来发展方向时,到底应该模仿效法西方的所谓高收入、高消费社会,还是要发展我们中国有几千年传统的小康社会——并不需要收入特别高,当然我们要摆脱贫困。在我看来,小康社会反而是更可持续,更有竞争力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们讨论的是这么一个大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IMF、世界银行及CIA统计的各国GDP(PPP)(图/维基百科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大家要了解一个基本常识,就是所有的统计数据都是假设这个社会是处于一个平衡态,然后才有可能计算统计平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中国农村、小城市和大城市的生活水平,如果用收入钱数比较,似乎大城市最好;实际上,如果用生活质量比较,中国和美国一样,城市越大,居住地区越富,普通人的生活越是艰难,因为生活成本都被主导当地经济的富人抬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那两个引发争议的数据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所以以为拿钱就能衡量经济,衡量你的幸福度,或者你生活的稳定保障程度,实际上非常危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报告里面就提出一个理论,叫“中等收入陷阱”。这个提法固然有计量经济学的数据支撑——拿世界上200多个国家做线性回归,把人均GDP或者人均国民收入和其他指标对比,就出来一个看似从低收入向高收入发展的趋势,于是就把这个当成普世规律。而其实,它是没有坚实理论依据的。